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

来源: 点兵堂 2018-03-14 12:01:05

“妈妈在临死前一刻还在喊着救命,我的腿也中枪无法动弹。我惭愧自己无力救助妈妈。”已成耄耄老者的越南平定省农民阮同龙提起1966年2月的这一幕始终记忆犹新,毕竟他的家庭、他的人生自此剧变。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0]
阮同龙回忆家人遭韩军屠杀的情景

毁掉平民阮同龙生活的是韩国陆军首都师团,代号“猛虎部队”。在那个血腥的早晨,阮同龙全村68人遭韩国军队集体屠杀,其中只有3人幸存!仅在面积相当于中国一个县的富安省,韩军进行的类似暴行就至少33起,共造成679人遇难。统计整个越南,直接死于韩军屠杀的平民不下9000人。

中国人对于韩军并不算陌生。对老一辈来说,样板戏《奇袭白虎团》可谓耳熟能详。由于韩国实行全民兵役制,健康的成年男性理论上皆要入伍,由此衍生的是是非非竟然成了韩国演艺圈独有的一大话题来源。于是乎,一提起韩国军人,当下中国的韩流粉丝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各种高大、帅气、英武的戎装“欧巴”形象。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

影视剧中的韩国军人形象实际上和现实有极大区别

可是,韩军的另一面——在越南战场上有如豺狼的黑历史却很少为中国人所知晓。与越南既无历史仇恨又无利益纠葛的韩国,为何会在50多年前大举派兵前往中南半岛,又是什么原因驱使韩国军人频繁犯下战争罪行呢?

故事要从朝鲜战争结束之后的1961年说起,韩国军官朴正熙(朴槿惠之父)发动政变上台,在这个人口众多、地域狭小、资源匮乏的小国开始了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此时,邻国日本借助朝鲜战争的便利,获得美国的大批订单及其援助、大举复苏经济。这个活教材启发了朴正熙,他由此盯上了战事越发激烈的越南。1964年春,美国尚未大规模涉足越南战场,朴正熙已经敏锐预测到战争必定继续升级,命令韩国驻美大使金贞烈四处奔波,“向美国政要力陈防御越南的重要性,并提出派遣韩国军队参战。”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2]

戴墨镜者为1961年5月发动军事政变夺取政权时的朴正熙,他将开启18年的独裁总统生涯

在美国政府方面,很自然地希望仿照朝鲜战争的“联合国军”,在越南组建一支“自由世界联军”。这样一来可以分担自己的军事压力,二来能够营造“得道多助”的舆论氛围,压制北越“民族解放、反击侵略”的宣传。有了这个大前提,美方很快接受了韩方的提议。

1964年9月,韩军医疗分队首次赴越执行任务,次年2月,驻越韩军增加了工兵和运输部队,规模扩大到2000人。1965年10月12日,韩国陆军“猛虎部队”和海军陆战队“青龙部队”共约2万人在多达30万民众的热烈欢送下前往中南半岛,正式开始了韩军战斗部队在越南的部署。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3]

韩国报纸报道韩军赴越参战,仍然保留不少中文

朴正熙多次在公开场合把出兵越南拔高到“保卫自由世界”和“防止美军抽调驻韩兵力、危害韩国国家安全”的层面,但他把韩军投入越南的实际目的无非是两个字:“要钱”!

1965年7月,韩国就出兵越南向美国提出了10项要求,内容大致分为两个方面:1、对于韩国本土,不仅要求维持驻韩美军的规模,而且要加大对韩军事援助力度,保证韩军调往越南不会减低韩国本土抵御朝鲜的能力,例如为韩国提供3个预备役师的全套武器装备,同时更新升级17个现役师的武器装备。2、对于派往越南的韩军,美国要全权负责保障其装备、后勤、交通和通讯,并提供额外的经济补助,例如将所有参战韩军的工资和各类津贴、补助以及伤亡补偿金完全按照美军标准发放。

曾任驻韩美军司令的德怀特·比奇对于韩国人的狮子大开口有如下回忆:

韩国人的胃口大得令人难以置信,不仅要求所有参战部队得到跟美军完全一样的待遇、更换全新的美式武器,而且要对整个韩国陆海空三军进行现代化升级。我和时任美国驻韩大使异口同声地告诉他们这样的要求完全不合理,无论什么情况下美国都不会答应。

不过,财大气粗的美国政府最终答应了韩方大多数要求。截至1973年全面撤军,韩国因出兵越南从美国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这是什么概念呢?越战时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尚未解体,美元与黄金挂钩,35美元固定等于1盎司(28.34克)黄金,韩国的收入相当于超过800吨黄金!作为对比,时至今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黄金储备也只有1800吨而已。

对朴正熙而言,更重要的是这10亿多美元是外汇,可以直接用于引进韩国急缺的技术和设备。他那野心勃勃的工业发展计划终于不差钱了,这正是奠定日后韩国经济奇迹的一块重要基石。而最直接的受益者,则是当时尚处于襁褓阶段的李氏(三星)、郑氏(现代)和具氏(LG)等与朴正熙当局关系密切的韩国财阀家族。当全世界消费者因Note 7手机频发爆炸事件而纷纷挪揄三星手机是大威力“军火”时,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三星商业帝国的根基正是韩军在越南用武力一砖一石垒出来的。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4]

朴正熙年轻时曾志愿加入日军被派往中国,日语名:高木正雄,军衔:中尉。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5]

三星创始人李秉喆,充分利用朴正熙扶植财阀的政策将自己的公司发展成商业巨头,韩国出兵越南获得的外汇收入是他重要的资金来源

在遥远的中南半岛,韩军享受优厚的薪资待遇、顶着“自由世界卫士”的光环、由美军基地直接供应给养,军装“欧巴”们过着天天大鱼大肉(大多数美国兵不喜欢自己口粮里的午餐肉,却没料到是韩国人热爱的食材)的愉快生活。

不过,钱也不是白拿的。驻越美军犹如一家严重KPI第一主义的巨型企业,非常注重杀敌数字之类“战果”的上报和公示,毕竟它的母公司——美国政府需要通过国会和媒体的考核。于是乎,韩军刚刚到达越南,就在美军指挥之下执行作战任务,主要在南越中部沿海的富安省、庆和省、宁顺省和平定省清剿当地游击队。

此时,对美军地面部队在越南的反游击战争,用两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就是“泥沼”和“大象追野兔”。装备精良的美军抓不住分散灵活的越共游击队,徒劳地一次次发动清剿,在炎热潮湿的丛林和稻田里兜圈子;火力孱弱的游击队同样无力短时间内给予美军重创,赶走对手,双方处于一种似乎永无止境的僵持中。

对付游击战,最难解决的问题是甄别出混迹大众中的对手,美国人的方法是半吊子的简单粗暴,一方面给南越农民提供医疗、教育等等援助;一方面不断发动军事清剿,大军过处战机轰鸣、遍地弹坑,抓不住游击队,却把有“援共嫌疑”的村庄焚毁,居民强行迁到实际上是集中营的“战略村”中,两相之下,靡费巨资换来了越南人更多的仇恨。

韩军到来后,利用自身丰富的反游击经验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让美国牛仔们大开眼界。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6]

美军陷入越战僵局,对每一个参与者几乎都是无尽的折磨。

韩国人对游击作战的经验起源于日本殖民时期,除了前面提到的朴正熙总统,大批韩国军政要员在当时都曾加入日军或者伪满洲国军队,在中国大陆和各种游击队已经是老相识了。韩国光复后,当年的朝鲜籍日军多半进入新成立的韩国国军,在韩国各地围剿左翼游击队,手段越发毒辣凶狠。到了越南,面对当年“土八路”的门徒——越共游击队时,地道战、麻雀战、根据地,那一股股熟悉的味道又回到了前“大日本皇军”们的脑海中,于是韩军不假思索地祭出了当年师从日军的百般法宝。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7]

1948年,韩军在韩国丽水地区集结,准备围剿游击队。

参照日本老师的经验,韩国军队在越南战场的行事也是大棒和胡萝卜并重。一手是怀柔战术,他们会住到越南人的村里,摆出一副关注民众疾苦的姿态,提供医疗支持、传播韩国文化,和当年的日本人一样构建“王道乐土”。另一手是无情围剿,韩国人在这一方面表现出得比美国人更加细致和凶残,他们会不断地对已经巡视过的村庄杀回马枪,毫无预兆地重新进入搜查,不留情面地命令任何青年男女脱光上衣,检查肩部是否有枪支后坐的淤痕或者背带勒痕,以此判断是否越共游击队。这些小细节,头脑简单的美国牛仔们是断然想不出来的!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8]

韩军在越南宣传照:为越南平民治病。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9]

韩军在越南宣传照:为越南平民教授跆拳道。

一旦发现“越共嫌犯”,韩军会立即动刑拷打,威胁其供出更多“同伙”。出于威慑和泄愤的目的,韩军还会不定期挑选一个越南村庄,进行惨无人道的“清理”工作。于是,本文开头的一幕悲剧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中南半岛上演。

屠杀村民之后,韩军往往会统计尸体数字,堂而皇之地向美军上报为“歼灭越共”。化整为零、分散行动的越共游击队对这些如狼似虎的韩国人是又恨又怕,以至于1967年美军大举围剿南越中部的越共根据地时,许多游击队员不惜冒着雨点般的炸弹从美军轰炸区突围,以此尽可能远地避开韩军的封锁区!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0]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1]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2]

韩军展示“战果”,宣称照片中的累累尸体都是被其击毙的越共游击队。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3]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4]

1967年后越战更加激烈,韩军也不断陷入苦战。

随着战争继续升级,越来越多的北越正规军南下,恃强凌弱的韩军开始遭遇更多硬碰硬的血战。“欧巴”们逐渐失去了面对老百姓时的威风,广泛出现了有意识的避战行为。美军对此相当不满,在军方高层的报告里委婉地称韩国军人“索取与实际战斗消耗不符的巨量给养物资”。不过,对浑身牛仔习气、说话直来直往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他们说话就没这么客气了,直接评价韩国军人“烂透了(They Sucks)”。这一评论出自坦克兵罗伯特·比维笔下,他曾被派去跟韩军搭档,在回忆录中记下两件韩国人的大糗事:

某天,美军坦克兵和韩军步兵回到丛林里的临时营地休息。半夜时,北越军拿着高音喇叭在营地外面大打特打心理战,高呼“已经包围了美国侵略者们”。美国大兵对此见怪不怪,翻个身打算继续呼呼大睡。他们清楚如果真的被围攻,对手是会直接用枪炮交谈的。不过,营地里的“欧巴”们脆弱的神经却受不了了,一个个屁滚尿流地爬起来,嚷嚷着不能坐以待毙、要钻进漆黑的丛林里逃走。这可把比维等人吓坏了,因为夜间离开坚固的掩体、跑到越南人的主场去才是愚不可及的作死行为。疲惫的美国人好说歹说,甚至直接武力威胁,才把韩国人安抚下来。

“半夜营啸事件”过了不久,有天深夜,韩国军人突然宣布要“夜袭越共”,让美国大兵们大跌眼镜。只见“欧巴”们全副武装,然后浩浩荡荡地离开营地,消失在黑暗中。顷刻之间,营地四周枪声大作,仿佛高丽勇士们已经抓住了游击队主力正在激战。不过,美军的老兵油子却看出了门道:“夜空中闪过的光芒只有红色,那是美国制造的曳光弹飞行时发出的,没有一点点中国或者苏联制造的绿色曳光弹的色彩!”又过了几小时,油皮都没擦破一块的“欧巴”回来了,喜气洋洋地报告美国人:歼灭越共250人!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5]

美军坦克兵的回忆录,对曾经并肩作战的韩国人颇多微词。

虽然,韩国军人备受美军士兵鄙视,他们“发明”战果的高超本领和心理素质正好迎合了美军高层“年底冲KPI”式的急迫愿望。于是乎,“亚洲猛虎”、“越共克星”之类的赞誉接踵而至,又传回韩国国内。一时间,去越南服役成了“欧巴”名利双收的英雄行为。

蔚为壮观的是,几十年后的韩国主流媒体《朝鲜日报》发表连载《大韩民国建国60周年大事记》,对韩军的战果也进行了相当神奇的描述:“截止1973年3月撤兵结束,共有312853名韩国军人参加了越战。他们在1万多次大规模战斗和55万多次小规模战斗中,取得了歼敌4.1万人的战果。”

尘归尘,土归土,让我们以远古风格的知音体来结束关于韩军战绩的聒噪:英勇无敌的大韩勇士哟,你们每次战斗都能消灭十四分之一个敌人……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6]

美军将领向在越南立功的韩国军人颁发勋章。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7]
韩军举行典礼庆祝参加越战三周年。

太阳的后裔or豺狼的后裔:越南战争中的韩国军队[18]

韩国报纸报道越南战况的新闻:一个韩军中队(200人)大战两个联队(4000人)北越军。

进入1990年代,随着强人时代结束,韩国社会氛围逐渐宽松,对曾经满身光环、不容置疑的越战岁月也有了新的认识,韩军的暴行逐渐浮出水面。金大中总统1998年访问越南时曾表示:“对过去那段时期发生的不幸,我表示遗憾。”

不过,总体而言,韩国舆论对卷入越战仍持肯定态度,尤其高度评价当时获得的巨额外汇收入对韩国经济腾飞的贡献,《朝鲜日报》的总结就是:“以鲜血摆脱贫穷。”至于那些惨死于韩军屠刀之下的越南平民,韩国政府一度表示要调查军队的犯罪行为,但在曾表态要“清算一切过去”的卢武铉总统蹊跷地跳崖自尽之后,这项有可能损害韩国人形象的调查便再无下文。毕竟,现在的韩国企业在越南有大量投资项目——韩国人要脸,越南人要钱。

二十一世纪进入第二个十年,随着韩流风潮在亚洲范围愈演愈烈,越南战争中这些如狼似虎的“欧巴”事迹有多少会搬上荧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倍财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