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被骗800套房,涉案20亿元!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被骗800套房,涉案20亿元!
来源: 2019-04-15 17:49:57
“中安民生的实际控制人何声扬失联了。”3月10日,当中安民生董事长李佳豪在国贸服务大厅向几百位老年人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现场一片喧闹。他坦承,“何总是我多年的合作伙伴,但是我现在联系不到他。本该在今天到账的钱,也到位不了。”底下又是一片唏嘘。
(何声扬)李佳豪的说话,空洞无物,除了“转型”、“升级”等忽悠性的词,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解决方案。?一位老人在走出大厅的时候,神情落寞,喃喃自语:“完了,完了”。光环下的“中安民生”中安民生自称是民政部批准的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下的以房养老基金会,有红头文件。中安民生和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老龄健康基金管理委员会、恩派公益组织三方共建一站式养老服务大厅,前后共计11个大厅,遍布北京各城区。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樊平女士在中安民生服务大厅办公并指导工作。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养老事业发展基金与中安民生成立“关爱失独一生陪伴”公益项目。中安民生董事长李佳豪为中央党校十大养老课题组成员之一。中安民生平台刊印的报纸上,印了很多中安民生的荣誉,诸如“全国AAA级养老服务机构”、“2014-2015中国最佳金融服务平台”、“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最具竞争力领军品牌”……
(中安民生的宣传资料)中安民生全称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还有一个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都是李佳豪。但公司员工认为,何声扬才是老板,因为凡有大事,李佳豪都是向何声扬请示汇报,尤其是涉及财务方面。何声扬平时谨慎、低调,不显山露水,却在公司拥有比李佳豪更大的权力。公司各部门、担保公司或业务来往公司主要负责人,都是何总亲信或亲戚。何总一失联,这些人也跟着失联了。有人去找中安民生的“主管部门”民政部,结果发现了乌龙。在中安民生成立之前,民政部批复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设立登记。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是我国第一个由民政部主管、专门为失独老人服务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该基金会的申请、登记和成立都跟中安民生无关。2014年10月16日,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设立民政部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以房养老基金,文件编号中安[2014]函呈字007号。
2014年11月12日,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批复同意设立民政部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以房养老基金,文件编号民基函[2014]7号。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以房养老基金管理委员会,开展以房理财业务。
但在2015年11月,民政部经查询表示从未授权、委托或批准任何单位(个人)开展此项活动,也从未接受过任何单位(个人)提出设立以房养老基金的申请,该项活动与民政部无任何关系。2016年8月15日,民政部作出行政处罚,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存在开展虚假公益项目、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动的业务范围开展活动,在编制财务会计报告中弄虚作假等违法行为,涉及款项两千多万元。民政部依法对该会做出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对本案中有关人员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材料,将移送公安机关依法查处。2018年6月19日,该基金会理事长韩学臣因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罪被终审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被取缔了,自称其二级基金的以房养老基金还会存在吗?中安民生的“空手套白狼”中安民生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部门,叫金融渠道部。这个部门是何声扬亲手组建的,张喆曾经负责过这个部门,但在去年11月,张喆从公司离开了,还带走了所有关于他的资料,包括身份证复印件。在中安民生资金链断了之后,金融部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失联了。
(中安民生法定代表人李佳豪在宣讲)这个骗局就是以中安民生的金融渠道部为联系纽带的,金融专员一方面负责寻找社会出资人,一方面负责寻找有房产的借款人。他们通过中间人或者渠道,找到了一批出资人,包括小贷公司、小型典当行、小型银行、小型信托公司,以及职业放贷人。为什么都是“小型”,因为大的金融机构审查很严,根本不做这种放贷业务。这批出资人把钱直接借给了中安民生找来的借款人,借款人是从有房产的老年人中物色的。他们被中安民生宣传的“以房养老”项目吸引,被中安民生的虚假承诺诱骗,当了出资人和金融渠道部的“肉鸡”。中安民生通过天花乱坠的介绍,让老年人相信“以房养老”是在贯彻国家政策,是有保障的社会福利,只需抵押自己的房产,就可以每个月拿到养老金。就这样诱骗老年人与出资人签订了《借款协议》,以个人名义向各种小贷公司、银行、典当行、信托公司、个人借款,以抵押自己的房产作为借款的担保。签订合同时,业务员把早已准备好的合同让老人们直接签署,不解释合同条款,不让看合同主文内容,让他们不停地签字、按手印。签完以后,这些借款协议、抵押合同都被当场收走,很多借款人根本就不知道《借款协议》的内容。中安民生的业务员解释说,《借款协议》只是名义上的,不需要他们还款,所以原件也没必要给他们。为了让他们彻底放心地签字,还贴心地准备了几份合同,以解老人的后顾之忧。首先是《代还协议》,约定老年人签的《借款协议》中的金额,全部由中安民生来还,不需要老年人承担还款义务,但这份协议中并没有出资人的签名。然后,他们拿走了业务员们带着老年人去银行新开办的银行卡和U顿、支付密码,以便出资人的钱一到账,就可以直接转走。为此,他们准备了一份类似于理财合同的所谓《养老服务协议》,约定借到的这些钱,投入中安民生平台,由中安民生每月直接给老年人固定的养老金,年化收益大约6%。为了做得更像那么回事,他们还准备了一份《担保协议》,约定如果中安民生还不上钱,会由第三方的投资担保公司承担还款义务。老人们一看,有《代还协议》和《担保协议》双保险,房产的安全性无忧啊。每个月的固定时间,出资人会收到中安民生通过掌握在公司手中的老人们的银行卡打出的利息,年化在12%-24%之间。老人们作为名义上的借款人,手中的银行卡却只会收到低收益的养老金。这两部分利息支出,都是由中安民生承担,总用资成本为20%-30%。如果加上中间人和渠道的费用,实际成本可能更高。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任何实体企业,都没有办法承受如此高的用资成本,除非是用后面客户的本金,支付前面客户的利息,变成一个赤裸裸的资金盘。如果是资金盘游戏,那么崩盘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哪天吸引新客户的节奏放缓了,资金链就断了。老年人对此完全蒙在鼓里。他们手上只有中安民生给他们的《养老服务协议》等几份合同,却没有关系更为重大的《借款协议》。他们天真地以为,既然中安民生用了钱,他们承诺代为还款,代付利息,自然不会动他们的房子。他们虽然是名义上的借款人,实际上却并没有占有过那笔借款,借款只在他们的银行卡上躺了几分钟,就被转走了。在正常的借款关系中,任何人都不可能从出资人那里以2分利去借来,再以半分利借出去,这意味着每天都在做亏本买卖。所以这个借款协议,根本就不是这些老年人的真实意图,但他们却被欺骗签下借款协议,抵押合同,甚至有很多人被带去公证处做了赋予强制执行的公证文书。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一旦中安民生还不上钱,那么可能自己就成为直接的债务人,自己的房产会被拍卖。那份担保合同,事后被证明也是一个圈套,因为担保公司是中安民生成立的,而且是一个空壳公司,注册资本5亿根本没有到账。你让他自己担保自己的债务,不是空谈吗?“以房养老”骗局的崩盘2018年11月,中安民生的资金链出现了紧张,出现了一些出资人的款项不经中转,直接进入中安民生高管个人账户的情况。2018年12月,中安民生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并大张旗鼓地组织拓展新客户的活动,他们亟待更多的客户来缓解资金压力。后期,中安民生向出资人承诺的利息更高,也更疯狂了。只要有人接盘,总能缓解崩盘的时间。而原定12月26日收取的养老金,一直到2019年1月4日才拨付下来,延期了整整一个多星期。有些房产客户略感不安,但几乎没有房产客户意识到,风暴已经在路上。
(左为李佳豪,右为何声扬)2019年1月26日,本该发放养老金的日子,所有的房产客户却没有收到,而且从此以后,连出资人的利息也彻底断供了。出资人收到最后一笔利息是2019年1月27日。矛盾集中在2019年2月下旬爆发了。因为出资人没有收到利息,开始向这些老年借款人催款。老人们突然发现,自己要承担巨额的利息,纷纷打电话给自己的业务员,要求公司继续给付利息。业务员按照公司的统一说辞,要求借款人自己先垫付利息,等到公司回款再给大家兑付。一些被出资人逼得急了的借款人,不得不自己垫付了利息。自己每个月收一万块钱的利息,却要垫付人家两三万,他们慌得不行。到了3月,不少房产客户反映,出资人通过电话追债,逼债,甚至上门骚扰,闹得不得安宁。有的出资人雇佣了讨债公司,折腾得老年人全家不得安宁,最过分的,在门口摆上了挽联。微信上得知,一位叫马玉涛的借款人,其公公因为不堪出资人的持续骚扰,脑溢血去世。种种压力下,房产客户分成了两派。一些被洗脑严重的老年人,继续“团结”在李佳豪周边,寄希望于公司的升级转型,他们相信李佳豪会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帮他们还钱。一些逐渐清醒的老年人,则自发组成了“保卫房产”微信群,他们坚决主张报案,认为这是诈骗。直到3月10日李佳豪的讲话,让很多人彻底死了心,公司承诺的到款没有踪影。不少受害人开始去朝阳经侦、海淀经侦报案,经侦大队陆续安排报案人做了笔录。目前,在微信群里主张保卫房产并报案的客户已经统计到了400多号。据统计,受害人在北京有大约800人,涉及800多套房产,涉案资金约20亿。这次诈骗与以往P2P等金融骗局不同的是,它以抵押老年人的房产作为最后的占有手段,处理不好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一位老人在中安民生海淀服务大厅失声痛哭)随着报案人越来越多,公安机关也加快了调查取证的力度,中安民生的一些涉案资料已经被扣押,各区涉案房产目前正在统计中。3月24日,中安民生官方微信公众号再次发文,安抚客户,但相信李佳豪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中安民生及其高管涉刑事案件已没有悬念,剩下的,只是定什么罪名的问题。而对于有关部门而言,留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如何依法保护这些受害群众的房子。尾声:有关法律人士的意见就此问题,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部分刑法、刑事诉讼法教授,一些来自法院、仲裁委的实务人士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意见是:这是一起“套路贷”的升级版。受害人在中安民生和出资方的联手下,受骗签下借款协议,借款协议的原件都没有给他们,银行卡也不在他们手上,出资人的钱是经这些受害人的账户马上进入中安民生,所以就算非吸,也是出资人参与非吸,而不是这些受害人,受害人只是转款的工具而已。从本案的实际情况分析,定合同诈骗罪加上集资诈骗罪会更准确一些,而且要把所有的合同,包括借款合同、抵押合同、理财合同、担保合同都看作一个整体,目的就是骗老年人的房子。小贷公司、小型典当行、小型银行,小型信托公司以及社会上的职业放贷人,与中安民生金融渠道部勾结,把老年人当做“肉鸡”,以套路的一系列合同,用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最后骗取无辜受害人的房子,达到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借款协议并不是借款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抵押合同也应一并无效。一位资深法律人士表示,只有认定诈骗,所有的合同才可能归于无效,老年人的房子也才能保住。否则,可能引发剧烈的社会负面影响,也影响老百姓对执法为民、司法为民的信心。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贝加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