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被关押这1年:前总统的"心死"和韩国的"救赎"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朴槿惠被关押这1年:前总统的"心死"和韩国的"救赎"
来源: 澎湃新闻 2018-04-06 15:26:15

(原标题:朴槿惠被关押的这一年:前总统的“心死”和韩国的“救赎”)

当地时间4月6日下午2时10分,因“亲信干政”事件而遭弹劾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迎来一审宣判,朴槿惠一审被判有期徒刑24年、罚款180亿韩元。法院对本场判决进行了直播。

2016年底,朴槿惠密友崔顺实干政事件爆发,引发韩国政治地震。2017年3月10日,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并于3月31日被关押受审,直至今天被一审宣判。

被关押的一年来,尽管仍然否认全部指控,“深感无助”的朴槿惠被认为逐渐开始消极应对审判。韩国媒体称,她在拘留所看的书,也从励志的《德川家康》变成了漫画书,甚至让狱警也感到“惊讶”。

如今,在成为首个在任期内被弹劾的总统之后,朴槿惠又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电视直播一审宣判过程的被告人。而她“改写韩国”的可能并不仅这些。

朴槿惠案审理工作一直在对司法“精准事实”和“推测主张”的讨论中、在舆论对韩国政治现状的反思中缓慢推进。与此同时,一年来,韩国也在如何避免公权私用、政商勾结方面展开探索,共同民主党人文在寅去年当选韩国新任总统后,他着手推进了韩国经济、政治、吏治的改革。以三星为代表、曾为韩国国富民强立下汗马功劳的大财阀集团也在政府压力和民众诉求中迎来改革。

随着朴槿惠案的一审宣判,“亲信干政”事件的五名主要当事人(其他4人为崔顺实、青瓦台前秘书安钟范、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均已完成一审宣判。而由此引发的韩国社会对政治与财阀之间关系的讨论,“挺朴派”与“反朴派”的争论仍在继续。

直播审判是给朴槿惠难堪?

韩国检方对朴槿惠的指控共列出了21项罪名,包括涉嫌收受贿赂、滥用职权、强迫企业出资、违反选举法和违反国家情报机构相关法规定等。

开审前,在法院征求意见时,朴槿惠表示坚决不同意对宣判过程进行电视直播,但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因为考虑到“公共利益”,还是允许了这次史无前例的直播。

2017年,韩国大法院修改相关规定,允许对社会高度关注案件的一审和二审宣判进行电视直播。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这起直播之所以备受舆论关注,是因为它是韩国司法史上首次直播非终审的判决过程,而且会成为未来法院审判重大案件的参照。

然而,针对直播朴槿惠案一审判决过程,在韩国社会各界也有不同看法。

朴槿惠律师团明确反对直播宣判,称其违反无罪推定的原则,不啻于“给朴槿惠烙上罪名”。曾负责为朴槿惠辩护的都泰佑律师4月3日向法院提交了“对直播判决进行部分限制的申请”,要求法院禁止对宣读判决书和引述相关法律条款以外的宣判过程进行直播。他认为,“如果将尚存争议的事实辩护过程及法官对此进行判断的理由进行直播,就会造成将尚无定论的事实变成一种既定事实的错觉”。一位被指定为朴槿惠辩护的律师也表示,“朴前总统明确表示不同意直播的意见被完全忽视,令人难以接受”。

韩国在野党也纷纷批判法院决定直播审判是为了让朴槿惠“难堪”,存在侵害人权之嫌。4月4日,自由韩国党国会代表金圣泰表示,“哪怕是犯了死罪的罪人,也至少拥有受保护的人权”,“不应针对已经被逐下权力宝座的前总统落井下石,再将其变成笑柄”。

同一天,朴槿惠妹妹朴槿令接受韩媒采访时说,“不公开检方和律师争辩的过程,仅仅公开宣判过程,有点可惜。”

相反,也有人主张直播审判是必要之举。在大韩律师协会会长金炫看来,“这次直播不是为了公布最终判决,而是旨在让国民准确了解国家对重大案件的一审判决过程”,“至于对最终判决的评价,应该由国民自己去判断”。首尔高级法院一位法官表示,“朴前总统目前拒绝接受任何出庭审判”,“在这种情况下,不同意直播审判过程很难有说服力”。

对于韩国各界的不同看法,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郭锐对澎湃新闻分析称,因为立场不同,看待这个问题的结论可能也不同。

“从韩国现政府来说,通过这样一种审判,能更加直接、直观地把整个朴槿惠案的评审过程呈现给韩国公民,他们认为公开可能就是代表公正。想做到用最大的公开来实现最好的公正。在‘挺朴派’人士看来,这可能就是对前总统的人身侮辱、人身攻击,较之朴槿惠,像崔顺实等人,都没有受到公开庭审直播的‘侮辱’。”

仁荷大学法学研究生院教授李琦雨则对媒体表示,“这起案件与韩国宪政史上第一次罢免总统有关,而且案发当时,朴槿惠的身份重要、地位特殊,这些因素都必须考虑。此外,这起案件的嫌疑与当事人的私生活无关,那些主张直播审判会侵害当事人人权的看法站不住脚。”

不过,尽管韩国法院放开了直播,但态度却很谨慎。他们不允许媒体拍摄,而是自备4台摄像机向外界播出。

朴槿惠被关押这1年:前总统的"心死"和韩国的"救赎"[0]
2017年10月16日,韩国首尔,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在公审后戴着眼镜离开法庭。

前总统的沉默与反抗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了针对时任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朴槿惠成为韩国历史上首名遭弹劾罢免的总统,失去司法豁免权。同年3月31日,法院批准逮捕朴槿惠,她随后被关押在首尔看守所。

被收监后的朴槿惠住在单人牢房里,每餐吃1.3美元的伙食,要自己洗托盘,睡地板上的折叠床垫。这与之前形成鲜明落差,作为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女儿,从小在青瓦台长大的朴槿惠,在这里生活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长。

“她早晨醒来,意识到再也不能做头发时,她会面对严峻的新的现实。”韩国反对派议员、前检察官李永柱(Lee Yong-Ju)对媒体说。

韩媒报道称,在狱中,朴槿惠健康状况不佳。她被腰疼、脚伤、进食困难等多种疾病困扰,还曾多次被紧急送院。2017年7月,在摄像机面前,医院将因脚伤住院的朴槿惠用被子捂住。

2017年10月13日,在朴槿惠的半年关押期限即将在三天后届满之时,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朴槿惠有“销毁证据的可能”为由,决定延长关押期限6个月。

10月16日,在被关押198天之后,朴槿惠出庭时首次吐露心声。她说,“接受审判的这六个月,我过得很痛苦。因为一个人难以想象的背叛,我的名誉和生活都毁了。”她否认了针对自己的全部指控,强调崔顺实欺骗自己主导干政。在这次陈述中,朴槿惠再次强调了自己担任总统期间,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不正当请托。

当时,朴槿惠还说,“对法官的信任已经没有意义,今后的审判,就按照法官的意思办吧。”她说,今后不知道还会面临何种更加困难的境地,“不过我不会放弃”。

“希望那些打着法治旗号的政治报复,能在我这里结束。”朴槿惠说,并承诺自己将承担所有责任,请求法院对所有涉案的公职人员和企业界人士宽容以待。

韩联社当时的报道称,朴槿惠出席完庭审之后,罕见地戴上一副无框眼镜,“她面色憔悴、头发凌乱,因为眼镜的缘故,与平时判若两人。”当天,由于对法院判决的不满,朴槿惠的律师也宣布集体辞职。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称,法院对关押的延期让朴槿惠开始选择消极应对审判。

此后至今,朴槿惠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法庭上。她要么以健康问题为由申请缺席庭审,要么干脆拒绝。而韩国司法部门也没有采取拘传等方式强制她受审。

去年12月26日,检方还亲自上门,要对朴槿惠开展“狱中调查”,但因后者拒不配合,调查无果而终。

朴槿惠在狱中迎来了2018年。韩国法务部监狱管理部门表示,朴槿惠辩护律师集体辞职后,她就拒绝一切探视,在狱中独自度日。

韩媒说,朴槿惠既不外出受审,也不接受除律师外的其他人探视,仿佛过起了“隐居”生活。

虽然牢房内电视、收音机和报纸一应俱全,但朴槿惠从来不去接触,而是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读书上。朴槿惠读的是韩国作家金周荣的小说《客主》,以及漫画家方雪姬的《风斗士》。这两本书内容有相通之处,分别讲述了主人公克服逆境之后成为名商巨贾、绝世武林高手的励志故事。

在此之前,她还读过日本历史小说《德川家康》以及英文版《赖斯》。在竞选2007年大国家党(现反对党自由韩国党的前身)总统候选人失败后,朴槿惠也读过一次《德川家康》。这本书也是已故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父亲朴正熙生前所爱。韩媒称,被囚禁于法院与牢房之间的朴槿惠,似乎正通过这本书寻找新的希望。

然而,根据韩媒当时报道,从韩国法务部和警方透露的消息来看,朴槿惠的状态明显更加疲惫。有监狱管理部门人士称,“现在朴槿惠的心境很复杂,一方面她迫切地去力证清白,一方面又自觉罪名难洗深感无助。”

据韩国媒体说法,朴槿惠在看守所一年时间里,除了与两名律师见面外,拒绝见其他人,包括弟弟朴志晚和妹妹朴槿令。在允许与家人会面的春节和中秋节,朴槿惠都是独自度过。

朴槿惠被关押这1年:前总统的"心死"和韩国的"救赎"[1]
宣判临近,朴槿惠在拘留所内专心看起漫画。资料图

在一审宣判之前,据《首尔新闻》披露,虽然命运之日迫在眉睫,朴槿惠却不动声色。她不仅在狱中淡定地看起漫画书,还不时写写东西,让狱警都为之惊讶。报道称,除了每天运动之外,朴槿惠剩下的时间就是待在囚室里。

3月28日,已在拘留所内近半年闭门不出、拒绝受审的朴槿惠终于发声。当天,她通过律师向法院递交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她直呼冤枉,说没能站上法庭只是因为健康问题,并不是由于“否认司法权和抵制受审”。

在这封亲笔信中,朴槿惠再次否认自身嫌疑。检方指控她命令国家情报院“上贡”,但朴槿惠辩解没有下过类似指令,对“上贡”的金额和用途更是毫不知情。至于违反选举法案相关的指控,朴槿惠也予以否认。

4月2日,朴槿惠向韩国法院递交亲笔信,明确表示不希望宣判过程被电视直播。她在信中写道,“有人发函征求我是否同意电视直播,对此,我表示不同意。”但法院并未采纳她的意见。

“秘密掌权者”弊政能否画上句号

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朴槿惠作出一审判决后,“亲信干政”事件涉案的5名关键人物一审判决也全部结束。

据此前报道,青瓦台前首席秘书安钟范在2月13日被判6年有期徒刑、罚款1亿韩元。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被判2年6个月有期徒刑。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去年8月一审被判5年有期徒刑。

干政事件另一核心被告人崔顺实一审被判20年有期徒刑。韩国《中央日报》称,崔顺实的量刑虽低于检方提出的25年有期徒刑的刑量,但却是干政事件被告人中量刑最重的一个,相较于此前各种滥用权力案件涉案人员的量刑来看,也是最重的。

对于这场全民关注的判决,《中央日报》此前曾提醒,即使对朴槿惠的审判是在被告人缺席的非正常形式下进行,判决也应当从严处理。审判部门需要彻底分清“准确事实”和“推测性主张”,把犯法行为和由于本人的无能导致的行为区分开,同时不能受到憎恨或拥护的舆论影响。如若不然,进步和保守势力交织在一起的对立矛盾将会进一步加深。

《中央日报》指出,从前任国家元首没有尽责把真相告诉国民的角度而言,这是朴槿惠在审判中或难逃其咎的理由。

“目前朴槿惠案对于检方是高度敏感的案件,检方会依照目前的证据,然后按照韩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去实现精准量刑。在这种情况下,受政治因素影响或以政治因素考量,去加重量刑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郭锐分析认为,“本案不会出现明显违背法律的瑕疵,因为这本身对文在寅政府和韩国公检各方实际上都是极大的不利。”

《中央日报》进一步评论称,“应该以本次干政事件的判决为契机,让历届政府背后都存在‘秘密掌权者’并习惯于公权私用的弊政画上句号。”

在朴槿惠之前,韩国法院还从未将一位总统赶下台,尽管过去的8位韩国总统中有7位离职后都与腐败问题有牵连。

《纽约时报》曾报道称,无论法院的决定如何,朴槿惠丑闻都让韩国大企业和政府之间经常性的合谋得到重新审视,从而重塑这个国家有缺陷的、年轻的民主。朴槿惠案所引发的公众愤怒开始是源于崔顺实等人对朴槿惠的管理层施加的影响,后来转向对韩国政治体系的广泛关注,比如总统权力和财阀的关系。

2017年5月,在朴槿惠被关押后不久,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在韩国第19届总统选举中获胜。他的一项当选承诺就是将铲除困扰韩国数十年的政商腐败关系。

目前,朴槿惠和其前任总统李明博相继倒下,韩国的一些财团人士也纷纷落马。郭锐介绍说,目前不仅是韩国的政界反腐,而且因为政商勾结的现象,商界也在进行反腐,在理清官商勾结的渠道,完善相关立法。“应该说,这对韩国政治进一步的清明化,有着直接的影响。”

执政一年多来,根据今年4月最新的民调显示,文在寅成为韩国人最喜爱的总统。位列第二的是创造“汉江奇迹”的朴正熙,他的女儿朴槿惠则排名倒数第一。

在郭锐看来,从短期来看,朴槿惠案已经构成了一场冲击波不小的政治地震。“这个事件应该是对韩国公民社会的撕裂。”

一年多来,几乎在朴槿惠案的关键节点,都有朴槿惠支持者示威的身影。去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宣布赞成弹劾朴槿惠之后,“挺朴派”示威人群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导致两名示威者死亡。10月,数千名支持者在首尔各地集会要求释放朴槿惠。今年2月27日,在检方提起法院对朴槿惠判刑30年的当天,约三千人再次集会,有人还质疑称“检察官是疯了吗?”

郭锐认为,到目前为止,“挺朴派”一直在积极活动,甚至在朴槿惠案接近定案的情况下,反而没有偃旗息鼓,而是进一步活跃。这中间有对朴正熙的感情,也有对朴槿惠个人命运的关注,还有对审判上可能夹杂政治因素、存在不公情况的担忧。

郭锐还指出了本案带来的深远影响:朴槿惠案之后,加速了韩国宪政制度的变化。朴槿惠时期曾想推动韩国总统的连选连任,通过总统连选连任、而不是延长一届任期的方式来延长总统任期,来确保韩国政治的连续性,保持韩国政治稳定。到了文在寅执政阶段,他加大反腐力度,处理朴槿惠案同时,李明博也被正式拘禁。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倍财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